悍妻雇特种兵跨海救夫 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千里大逃亡

悍妻雇特种兵跨海救夫 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千里大逃亡
尽管困难重重,戈恩的妻子依然一手策划了救夫计划。她安排一群前特种部队士兵乔装为Gregorian乐队成员,假装于新年晚宴时受雇到戈恩的东京豪华公寓表演,实为协助65岁的戈恩逃离东京住宅。 导语:过程堪比好莱坞大片。 2019年的最后一出大戏发生在了汽车行业。 12月31日,此前被日本警方逮捕的全球车坛传奇人物,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潜逃出日本,抵达黎巴嫩老家。 这个惊人的消息,震撼了全球汽车行业。据黎巴嫩MTV新闻报道,这一切都是由戈恩的太太卡洛所安排。 藏身乐器盒中潜逃 戈恩在日被捕后,以15亿日元交保,原定2020年4月受审。 他的交保条件极严苛,虽可在东京指定住宅自由出入,但门口装有监视器,受到日本警方、检方和日产私家侦探的三重监视。戈恩不得联系妻子,出门随时有人跟踪,除非获法官允许不能在外过夜。其持有的黎巴嫩、法国和巴西三本护照也交给律师保管。 尽管困难重重,戈恩的妻子依然一手策划了救夫计划。 她安排一群前特种部队士兵乔装为Gregorian乐队成员,假装于新年晚宴时受雇到戈恩的东京豪华公寓表演,实为协助65岁的戈恩逃离东京住宅。 在表演结束后,167公分身高的戈恩藏进182公分的低音大提琴琴盒里,从日本检警眼皮底下离开。 消息显示,戈恩一伙人未选择东京机场,而是直驱大阪关西机场,在那里,戈恩使用一本非本人的假护照骗过了日本海关。然后搭乘一架庞巴迪挑战者私人飞机先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堡,随后换机飞往黎巴嫩。 航班资讯显示,戈恩乘坐的班机于30日清晨4时许降落黎巴嫩首都贝鲁特。黎巴嫩总统府消息人士透露,戈恩持法国护照和黎巴嫩身份证,从土耳其入境黎巴嫩。 黎巴嫩媒体报道,戈恩现在与妻子卡洛团圆,待在贝鲁特的家中,他非常高兴,重获自由。 黎巴嫩和日本并未签署引渡协议。戈恩少年时代生活在黎巴嫩,除具有黎巴嫩国籍外,还拥有法国和巴西国籍。黎巴嫩外交部12月31日发表声明,戈恩是合法入境,至于戈恩是怎样从日本出境的“完全是他个人问题”。 戈恩出逃后,东京地方法院没收了其所缴纳的15亿日元保证金。多家日本媒体怒骂戈恩为“懦夫”。 戈恩倒台内幕:日产惧怕被法国吞并 戈恩是于2018年11月19日在东京被日本官方逮捕的,其面临包括隐匿收入、挪用公款等4项罪名指控。戈恩本人一直否认这些指控。 在逃到黎巴嫩后,戈恩仍发表声明称:“我已不是有罪推定、无视我基本人权的不当日本司法制度的人质。” 此前,《华尔街日报》曾披露,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表示,他认为该公司的一些高管收集并向日本当局提交了不利于戈恩的证据,目的是破坏日产和雷诺全面合并的任何可能。因为这些人担心戈恩正在推动合并。 这些日产内部的反对派人士担心这家日本企业落入法国的控制之下。 反对派在2018年4月发起了针对戈恩的调查。当月,持有雷诺15%股份的法国政府列出了希望进行合并交易的理由。 西川广人的这番坦言令人吃惊,也验证了外界长期以来的一个猜测,即日产为何如此突然地反对戈恩。 戈恩是全球最大汽车联盟,雷诺-日产联盟的主要缔造者。组成该联盟的雷诺、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在全球几乎无任何单一竞争对手可匹敌。戈恩也因成功让日产汽车扭转局面而成为日本汽车业的超级明星。 日产汽车虽然销量更高,但在联盟关系中的话语权较低。雷诺拥有日产汽车43.4%的股份――通过1999年后者陷入困境时达成的一项救助协议获得。日产汽车则持有雷诺15%的无投票权股份。 两家公司的人士都认为,如果没有日产汽车股份的股息,以及分享汽车零部件和设计带来的规模效应,雷诺将难以独立生存。 持有雷诺15%股份的法国政府将该国汽车厂商视为国家制造业的关键组成部分。法国政府希望维持雷诺与日产汽车之间的牢固联盟,但也认为,雷诺在日产汽车的控股权赋予了雷诺在决策方面的强硬话语权。 戈恩合同续约,打破微妙平衡 戈恩在雷诺、日产两家公司担任董事长十多年,据了解他的人士说,他以捍卫两家公司的独立著称。 但是在2018年,当戈恩担任雷诺汽车董事长兼CEO的合同即将续约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多年来,戈恩一直在阻挠法国方面要求改变该联盟结构、从而使联盟永久化的企图,而现在他希望获得法国对他继续担任雷诺领导职务的支持。 雷诺在2018年2月15日的一份新闻稿中称,戈恩同意小幅下调薪酬,并承诺采取果断措施使联盟不可逆转。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政府一直在推进这两家公司更紧密地结合,因此也支持戈恩续约。 一位日产汽车高管说,就在那个时候,戈恩的性情发生了变化。“他变得一意孤行,在公司合并这个问题上,他似乎对推进速度有一些想法,如果进展不及他的预期,他会非常恼火。” 前盟友叛变 来自法国政府和戈恩的压力不断上升,这促使戈恩的前盟友变成推动他下台的策划者。 《华尔街日报》据了解调查情况的日产人士表示,Nada曾为戈恩工作多年,他注意到了几笔奇怪的金融交易,涉及一家位于荷兰名为Zi-A Capital的日产关联实体。根据了解该实体创立的知情人士及监管备案文件,该实体本应投资于初创企业。 图:日产汽车CEO办公室负责人Hari Nada。 但这家实体却通过由戈恩控制的其它离岸实体为他买房。戈恩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些房产都为公司所有,且通过恰当的渠道购买。 上述日产人士表示,该公司内部调查发现戈恩涉嫌犯下一系列不当行为,包括他对贝鲁特、里约热内卢和巴黎几处房产的使用,这些房产用日产的资金购得。戈恩的家人已表示,购买这些房产经日产其他人士批准,是常规的额外补贴。 其中一位日产汽车的人士称,Nada2018年6月与日本检方达成认罪协议,加快了刑事调查的步伐。 一无所知的戈恩当时则在继续推进进一步整合两家公司的计划。 法国政府希望戈恩最迟于2018年6月15日提供一份路线图,展示他将如何满足政府的要求。当时的想法是最迟到雷诺召开年度股东大会时宣布该计划。日产汽车当时采取了继续抵制的态度,原定的日期被搁置。 根据西川广人发给戈恩的一份文件,2018年夏天,西川广人在幕后策划了一项拆分日产汽车的计划:将总部的工作交给联盟,同时在日本留下一个“运营实体”。 西川广人写道,在截至2020年3月的财年中,最好为联盟建立一个新的结构,而不是再等下去。他还写道,像戈恩要求他的那样,他当时正在努力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据一位曾与戈恩谈论过此事的人说,到2018年秋天时戈恩已经确定了一个结构: 戈恩将在雷诺、日产和较小的合作伙伴三菱汽车之上设立一家控股公司。考虑到日产汽车对此事的敏感,该交易不会被称为合并。该控股公司下属的每个子公司都将获得独立运营的承诺,但该控股公司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进行交易。 据一位了解内部调查情况的日产人士称,2018年10月初,西川广人首次从他的下属Nada和Kawaguchi那里得知,检方认为他们有足够的证据对戈恩提起刑事指控。 在接下来的几周,Nada做了一些安排,使当局得以在戈恩的飞机抵达东京时登机将其逮捕。 与此同时,西川广人10月26日在摩洛哥与戈恩进行了一次私人会晤,讨论联盟的未来。一位知情人士称,他们谈了一个半小时,但西川广人没有透露相关调查。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戈恩11月19日抵达东京时遇到了日本检察官,他起初有些困惑,给日产汽车负责政府关系的主管Kawaguchi打了电话,希望他这位长期下属把事情搞清楚。Kawaguchi则派出一名律师来处理此事。 (文章部分资料来源《华尔街日报》)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srvd.com